欢迎光临江西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实验教学中心!

“名人”胡银泉:当老师总要有一种成就感

【发布时间:2017/6/14】【所属部门:教师教育实验教学中心】【浏览次数: 254

在刚结束的大型互动求证节目——“是真的吗”电视荧幕上,胡银泉利用自制教具弹奏一曲《菊花台》,引得坐下观众不自觉浅唱。

2015年,作为物理老师的他因为使用教具弹奏乐曲而走红网络。在走红的两年里,你似乎可以瞧见更真实的胡银泉 ,他的“传统”、他的“执念”、以及他是如何在突临的网络“名声”与现实的教师“名声”中周旋。

而这两年,在如潮的讯息中,胡银泉的生活好像变了,又好像没有。


正文


身着黑色夹克衫和墨蓝色牛仔长裤,55岁的胡银泉站在舞台中央。在他面前的长桌上,摆放着他再熟悉不过的教具:磁铁、铜线和木板。在节目现场的紫色荧幕上,“借助磁铁和铜线就能做乐器,是真的吗”的字幕滚动播放。

全场观众目光的注视下,胡银泉左手拨动铜线,右手持螺丝刀在铜线上滑动。《菊花台》的曲调通过扩音机传遍全场。

曲毕,现场掌声雷动。

这是胡银泉第一次登上节目组舞台,两年来曾先后拒绝了“出彩中国人”、“中国梦想秀”、“我是先生”、“年代秀”等节目邀请的他,几个月前在央视《是真的吗》节目组人员的反复劝邀之下,终于答应参加。他也成为师大近年来老师群体中,继方志远、孟范昆之后登上央视舞台的第三人。


  但实际上,早在两年前,胡银泉的“花样乐器”就开始在网络上广为传播。而他乐教善教的口碑,更在理电学院诸多学生中广为流传。


走红


     2015年3月27日,江西师范大学大三学生冯韵儿在网络上发出了一段视频,视频的内容为江西师范大学物理与通信电子学院副教授胡银泉在课堂上仅仅使用一根钢丝线、一块磁铁就弹出了周杰伦的《菊花台》。

这不是他第一次将自制的“乐器”带上讲台,但却是第一次有学生将视频公开发表在网络平台上。视频发出后的短短一分钟,全国各大媒体争相转载,网友点赞。

事件持续发酵,央视和新华社的记者联系他进行采访,江西电视台的的记者率先赶到教室,进行了第一时间的报道。而这之后,各电视台竞相转播。

在微博上学生们对胡银泉展开热议,人们称他为“别人家的老师”、“音乐出身的老师”。直到现在,通过微博搜索“江西师大”,一个微博名为“周杰伦歌迷网官方微博”关于胡银泉演奏《菊花台》的小视频微博仍然处于热门前三位 。

    “07年的时候,我就已经见过他用两根钢丝弹《菊花台》,第一次听的时候觉得特别惊讶”。07级物理专业的廖龙龙看到昔日的老师在网上走红,觉得似乎是情理之中。6年前,学生们也会把老师上课实验过程录制下来,用于课后的学习和模仿。只不过“6年前的网络也没有现在这么发达”。

胡银泉也没想到当年学生的无心之举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而让他走红的,竟是他使用了多年的物理教具。


教具


事实上,自1985年胡银泉在师大从事物理教学以来,近30年的时间里,他一直是这样做的。


自制物理教具是他在大学时期就养成的习惯。“这是一种传统,不是新型教学方法,是本来就应该做的东西”,在胡银泉的学生时代,他的老师就是自己动手做教具


这样的传统,在经过微博传播之后就被更多人了解。胡银泉说:“但不管别人知不知道,我还是要这样做下去。既然大家会传,就说明有他的实用性,我们当老师的不就讲究传吗?”


因为教授的对象是物理师范生,实验操作占有很大比重。课堂演示实验中的大部分教具,都是由他自己亲手制作的。从教30余年,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做了多少教具,而近两年大家频繁提起的“乐器”只是其中的一个门类。


在他的办公室和实验室,普通的水管制成排箫、益达瓶制成的埙、塑料瓶制成的水火箭...各色的教具占满了角落。制作这些教具原材料多来自他的学生们,从饮料瓶、饼干盒、水管到废弃网线,不一而足。


如今的课堂上,他时常和学生谈起自己大学经历。80年代的物质条件远不如今,很多时候胡银泉都会为缺少合适的实验道具发愁。那时找到一个好看的盒子都难得。所以当胡银泉发现一女生手里的盒子很适合做实验时,通过帮助女生,他成功地将这个难得的“实验材料”收入囊中。


14级物理学专业的安晶晶坐在讲台下,听着老师的讲述,安晶晶觉得“那时他像是个爱玩的学霸”,“幽默风趣”、“动手能力强”。安晶晶喜欢胡银泉的课,朋友听闻也想前来蹭课。


胡银泉认为,做这些东西,既是作为老师的一个责任,也是个人爱好。“当老师总要有一种成就感”,自制教具往往要占据他大部分的业余时间,但他觉得自己可以从学生的角度寻求价值感。

在展示电磁感应定律的实验中,用手拨动铜线,让导线在磁场中作切割磁感线运动,这时导线中产生感应电流,变化的电流通过扩音机可以发出声音。胡银泉想通过这样的实验,让物理定律变得直观,“可以听得见”。


“乐器怎么发出声音,这是物理学里面的东西,艺术创作才是音乐的东西”,在早年的教学里,胡银泉就在探索如何把物理知识以一种学生喜闻乐见的形式表达出来。


当声音经扩音机放大的时,学生们很兴奋,他们也对胡银泉提出了新的要求,“能不能有音调呢”?


“音调和长短有关”,通过控制被拨动铜线的长短,胡银泉弹出了不同的音调。


学生的好奇心似乎还不能得到满足,他们想听到更丰富的音级。胡银泉此前没有任何的音乐基础,但在物理课本上,“do”对应的频率是256赫兹,“fa”对应的是341赫兹,他通过频率计测量并用画笔在铜线上的相应长度上标记,最终做出了新的突破——弹出了“do、re、mi、fa、sol、la、si”自然大调式中的七个基本音级。


2006年,周杰伦发行专辑《依然范特西》,其中的《菊花台》广为年轻人传唱。


“老师可以弹《菊花台》吗?”,2007年前后,因为在网络上看到《菊花台》的古筝演奏,有学生问胡银泉。


从弹出基本音级之后,胡银泉也开始尝试弹奏乐曲片段,从《两只老虎》、《友谊地久天长》到《梁祝》、《女儿情》。他发现《友谊地久天长》这一类的歌曲似乎和学生存在代沟。


“如果是乐器的话,理论上是可以的”。胡银泉回答学生。


他找来《菊花台》的曲谱,识谱,测频率、试弹...不出几日功夫,胡银泉就在学生面前弹奏了《菊花台》的片段


2015年,胡银泉正是凭借这一曲走红网络。

5月5日,胡银泉坐在物理与通信电子学院楼一楼的实验室里,手里摆弄着刚做好的内燃机,回忆起往事,他仍讶异于当初媒体传播的速度。


不过他大概有些明白了:因为是从物理到音乐的跨界,大家都觉得很新奇嘛。


在近两年的时间里,“出彩中国人”、“中国梦想秀”、“我是先生”、“年代秀”等节目组纷纷向胡银泉发来邀请,胡银泉一一拒绝了。


“人家毕竟是娱乐节目,很多表演和选秀的成分。”胡银泉觉得选秀、综艺,离自己还是太遥远。上镜率提升知名度这固然不假,“当老师最好的名声就是同学喜欢上你的课”,胡银泉有自己的固执。


今年年初,当“是真的吗”剧组先后在微博和微信上向胡银泉发出邀请时,胡银泉用以同样的理由拒绝了。导演多次找到他,向他解释称:“是真的吗”是一档科普性节目,非娱乐性节目。


因为胡银泉的实验在网友中呼声高涨,这两年来,时有各地的中学老师通过各种方式向胡银泉咨询,但他无法做到一一回复。


节目组希望胡银泉能够将自己的物理实验展示给全国更多的教师。不是为了更出名,而是把舞台当讲台,影响更多的孩子和老师。


这一次,他接受了邀请。4月初,为了不耽误课程,胡银泉利用清明假期前往北京参加节目录制。

“嘉宾都唱起来了,在当时那个气氛,她听到音乐响起,自然而然地就唱起来了”,5日上午,在胡银泉平日上课的实验室,他面对着围坐在他面前的学生记者,绘声绘色形容起节目录制现场的活跃气氛。


14级物理专业的宗露野在这之前就知道老师上节目的消息,老师没提,是班上学委告诉她的,在她看来,胡银泉有些“淡泊名利”。


这两年,胡银泉会告诉学生不要再把上课的视频上传到网络上了,他理解,传统手自笔录的记录方式不如视频来得直观鲜活。他支持学生录视频作为学习资料交流,但不提倡把它变成新闻。


安晶晶也觉得,老师好像不太喜欢张扬了,“不太喜欢我们发朋友圈(关于课堂)了”。当年各电视台纷纷转播关于胡银泉的新闻时,他的学生们把新闻节目的截图通过微信发给他。


胡银泉至今还保留着这些截图,CCTV、江西卫视、四川卫视、浙江卫视...它们一张张仍躺在胡银泉的手机相册里。


与这类似的照片,他曾在15年的朋友圈发过两张,一次是在3月28日,另一次是4月5日。


“论人”,不“论文”


5月5日晚,在微信上,胡银泉发来三张节目预告图,第二天他参与录制的“是真的吗”就要在CCTV2首播了。


胡银泉还记得,在“是真的吗”录制现场,导演对他说,“胡老师,我就看中你实验的简单”。导演看中的,是他用简单的器具,做出不简单的实验。而这看似简单的教具,是他从复杂化为简单,一步步制成的。


胡银泉认定,一个教具,做复杂不难,做简单才难。

从江西师范大学毕业,为人师的那一天起,他好像就认定了“就一件事,做好一个老师”。这些年的从教生涯里,胡银泉时常收到离校学生的问候,那些学生们如今也多为人师,当他们将自己从胡银泉的课堂上学到的理论运用在工作中时,身边不乏赞赏的声音。同事们听闻是师从胡银泉之后,却又觉得在情理之中了。


“若干年之后,能把胡银泉和物理系联系起来,老师当到这个份上,是一件比较开心的事情了。”胡银泉喜欢这样的“出名”。看着走出去的学生将自己教学方法的运用并传承,甚至“胜于蓝”,这给他带来真正意义上的愉悦感。


他曾和到访的媒体提到自己的追求:“把学生教好,让学生喜欢我,他才会知道怎么让学生喜欢他”。


在廖龙龙眼里,胡银泉把这个简单的理念坚持了很多年。苏格拉底说,“教育不是灌输,而是点燃火焰。”当年师从胡银泉,如今作为新余四中物理老师,廖龙龙一直在模仿并沿用胡银泉的上课风格:“风趣幽默”,“课堂实验寓教于乐”。


这样的风格让他的深受自己学生欢迎,所教的班级成绩也一直位列学校前茅。


廖龙龙记得,自己毕业前,胡银泉已经是物理与通信电子学院的副教授,毕业六年,他看着老师的一众学生现在都已经成为各个学校的中坚力量、特级教师、名师,但老师似乎不在乎自己的晋升。


问及职称晋升,胡银泉面对着满桌的实验教具,扬扬双手,侧头大笑:“这些东西(教具)是评不到的,有副教授就够了。”


采访完的当晚,微信上收到他发来的简讯:你们今天问我什么“论文”,我是师范专业的老师,我“论人”。



上篇文章:没有了

下篇文章: 没有了